|Issue 58|只是方式不同而已


嗨,又好久不見了!請原諒我現在對生活週誌越來越隨興,但相對的,也越來越真實。


其實比起以前特地想一個主題,想盡辦法要用易懂、好讀、吸引人的方式獻給讀者,現在我能這樣如實把自己平時在生活裡記錄下的文字分享你們,反而覺得是很珍貴的事(但還是希望你們不嫌棄啦,不要覺得我不認真!) (明明就是不夠認真還怕別人講哈哈哈)

其實現在我已經不像以前那麼在意這些信送出去後,收到的人會有什麼反應了。我反而覺得(也相信)只要在所有寄出的收件名單中,有那麼幾個人默默讀著這些文字,在其中幾句覺得相應、覺得被撫慰、甚至有些些獲得,那就很足夠,寄出這封信就有意義。


這次選了五篇在這一個月中比較有感覺的內容,包含了婚姻、人際關係、理想與工作。最後選擇以第一篇的「只是方式不同而已」作為這篇的標題,感覺這個命題最能做為近期領悟的生命寫照。


如果你最近也時常懷疑自己是不是做得不夠好,覺得事情沒有以理想的樣子實踐,其實都沒有關係噢!也許好的樣子不是沒有來到,只是方式不同而已。




2020/4/17 只是方式不同而已


四月初的時候,受過去合作的兩個品牌之邀,去了一趟池上,沒有特別做些什麼,很單純的走走看看,期待給自己不一樣的生活靈感。其實這次去池上對我而言是個特別的緣份,確實沒有想過能和品牌們有機會在非工作的時候見面,在異地一起走走。或許是經歷多次的合作累積才能有這樣再近一些些的交情與信任。


之前總是會很羨慕可以快速和大家有說有笑拉近距離的人,感覺在工作上一切好像會更容易些。反觀自己卻總是尷尬生疏,就算合作過也談不上建立感情,好像只能用好好工作的精神慢慢一點一滴累積信任的基礎。


但這次的經驗讓我好像能試著相信,也許我只是和別人的步調不同,可能走得慢一些,但終究會用我的方式來累積。




2020 4/18 婚姻


那天在火車上從車窗倒影看見這對老夫妻一起步出車廂,突然間又讓我想起婚姻這件事。

曾經渴望過婚姻,不過那種渴望充其量也只是從小被灌輸對找到對的人然後一起開花結果的憧憬而已。現在的我不確定那叫不叫做渴望,如果我們無法真正理解它的本質,要怎麼知道想不想追求它呢?


因為年紀也差不多到了,也有穩定交往的對象,不得不被要求仔細思考婚姻這件事。我沒有想過當婚姻不再只像以前掛在嘴邊嚷嚷想要,而是就近在眼前等著自己審慎決定要或不要時,竟然變得那麼可怕(至少對我而言是這樣)。 不知道是因為父母不圓滿的婚姻,還是自己的感情世界一直以來都有很多變化的關係,此時此刻的我實在很難相信如何和一個人走一輩子。我甚至不確定想不想要這樣的一輩子? 每次想到這裡,就覺得好窒息。


活了29年,我注意到自己每過一段時間就會慢慢重整自己,生活中的各種選擇,尤其是工作和情人,也會為了更貼合自己當下的狀態而有所改變。


這樣的我要如何為他人的一生負責?以及和一個人在一起一輩子,就是愛情裡最幸福、最值得追求的終點嗎?人們想要的究竟是想和另一半過一輩子,還是害怕沒有人陪伴自己過一輩子?


不知道,沒有答案。


回到照片拍攝的當下,當時的我想著:在同個鏡面反射下的他們之於我,會有如何不同的人生呢?


2020年4月19日 做出自己心中喜愛的東西

這段時間還是感到停滯不前,除了他人主動找上門的工作,我找不回讓自己心動、想要主動出擊創造自己真心喜愛的東西的動力。 漸漸開始覺得自己或許不是個 “企業家”而是“創作者”。  我會想辦活動是因為想把自己覺得美好的事情與觀點傳遞出去,那是所有創作者的核心。 最近看了宮崎駿的紀錄片後更是覺得如此。

其實並不是為了要在這個領域裡想獲得多高的地位與殊榮,真正在意的就只是能不能把自己的觀點、喜歡的東西做出來而已。

如果要回歸到這個精神,就必須想辦法做出自己真正喜愛的東西。

不管有沒有資源,都會有可以辦到的做法。

不過最重要的還是把那份感動與使命感找回來才行,慢慢醞釀、慢慢等待。

「製作電影不是簡單的事情。無論你怎樣隱藏,電影都會反映真實的自我。所以我要畫真實的東西,我必須這樣堅信著。 」— 宮崎駿

2020年5月6日 一個新的、小小的希望

生命總是在失去力氣的時候,在小小的地方一點點的,為我注入一些希望。

中午又看了宮崎駿紀錄片,覺得很被感動,瞬間被激起了自己的慚愧感,但同時也被激起了希望與(一些些)鬥志 ,於是打開電腦,決定開始著手思考新的企劃案。


因此突然發現了一個招標計畫,這好像今年是繼A案之後,唯一能另外讓我感到心頭振奮、想要試試的案件。


好像多虧上回因為胎死腹中的A案,所做的準備與累積,讓我在這次看到這個案件時感到不會退縮,因為和我上個案件想做的事很像,相關的基礎規劃和研究也已經有初步的了解。


瞬間有種「果然沒有什麼事情會白費」的感覺,也因此就算這次最後一樣什麼都沒有,或許也能更少些怨懟,因為對著「凡事都會累積成不同的養份」的相信,一定會帶著我走去最後屬於我的地方。


2020年5月6日 巧遇


大多數的時候,若在路上和某個人巧遇,如果對方沒看到我,我的直覺反應都是躲起來不想被看見。 可能是覺得自己狀況沒有準備好、可能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但是換個念頭想想,其實能夠巧遇一個人,需要有多大的緣分呢?

有些人可能想了好久想遇見,卻總是遇不見,儘管彼此就同住在一個小小的城市裡。



上回在迪化街遇到D,那時我正坐在路邊地上失神地吃著東西,那天我在和自己生氣。

一早起來,就是很生氣、很討厭自己,沒有明確的原因。


我看見D從巷子的另一端優雅的騎車往我的方向過來,我斜眼望著這個機車騎士,大概是在同一個瞬間,我們認出了彼此。


大多數的情況下,如果我是D,我應該只會減速下來然後打聲招呼:「ㄟˊ~~ 你怎麼在這裡~~(然後尷尬)掰掰~~~」然後騎走。 但是D不只把車停了下來,還過來抱了我一下。

雖然那時我才因手忙腳亂到正要擁抱前才趕快把嘴邊的食物屑屑擦一擦,然後一不小心包包裡的東西全部掉出來,D還先幫我把東西一個一個撿起來我們才擁抱,想想那個畫面實在太蠢太好笑。


雖然我們一樣沒有停留多說太多話,但當天發生這件事之後突然心情好了很多,那個擁抱好像在瞬間提醒了我些什麼。讓我覺得或許自己沒有那麼討厭。


而我也或許不該那麼討厭自己。



這些感覺在之後的幾天我也有告訴D,她跟我說她剛好前陣子也很迷惘,覺得自己最近很糟糕很差勁,但那天見到我後更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告訴我希望我們都能慢慢來,不要急。


覺得好暖🧡

以後決定不要再對巧遇的人逃跑!!!

(照片就是巧遇的那條街!)



Everything Connects

王涵

Everything Connects 生活週誌

生活週誌是Everything Connects的主理人,透過一封信的形式,將近期的所思所想,以及Everything Connects的工事故事,毫無保留呈獻給讀者的時空,不定期於週三晚間送信!

  • Facebook
Logo-11.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