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養份

COLUMNS

在路上的人 ON THE ROAD

 Vol. 1 用咖啡館陪伴台北的人、故事與生活 |The Folks 林子淇

 

 

林子淇 The Folks主理人

喜歡咖啡與咖啡館,希望可以一直這樣下去

請簡單介紹自己與The Folks

 

我從大二開始就在咖啡館工作,因為視力不好的關係沒有當兵,後來也就直接在咖啡館做正職工作。兩年前我開了一家自己的店,叫 The Folks,是一間小店,只有六個位子,沒有廁所,只提供我自己喜歡的咖啡,放一些奇怪的音樂,在四維路的成功市場旁邊。

The Folks 在你心中是一間什麼樣的店?

 

以現在來說,The Folks是一間非常 neighborhood 的咖啡館,讓想喝咖啡、或是一時在附近不知道要幹嘛的人可以進來駐足休息。

 

我希望 The Folks能有機會陪伴在此認識的人,度過人生中一段事後回想會覺得很珍貴的時間。不管我和他們能走多久,不管彼此的關係之後會變得如何,我都希望在未來的某些時候,當他們想起 The Folks,他們會覺得這家店,以及那段時間具有某種意義,而這可能正是我開店的目的。

談談與咖啡的緣分,為什麼會選擇從事這個工作?

 

我從國三開始就很喜歡喝咖啡。那時候因為覺得喝咖啡很花錢,所以就試著自己在家裡做咖啡,因此開始接觸做咖啡的技術。一直到大學之前,我都沒有想過要進餐飲服務業。直到大二時到咖啡館打工,我才意識到「咖啡」與「咖啡館」其實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知道怎麼做咖啡,不一定知道怎麼在咖啡館工作。

 

開始打工之後,我開始非常著迷於咖啡館這個空間。它實在太日常了,很多時候在咖啡館度過的時間,甚至不值得一提。大家可能不會忘記去過哪間餐廳、去過哪個景點,但卻不一定會記得自己去過哪家咖啡館、又在裡頭做了什麼。

 

咖啡館這樣的日常,默默地乘載了許多瑣碎,以及最容易被遺忘的部分。但作為經營咖啡館的人,就是這麼好好把它開著,去承接這些時間。這令我很著迷,也是我在畢業後決定繼續留在咖啡館工作的原因。

談談最喜歡這份工作的什麼?

 

這份工作中,我最喜歡的是可以觀察到很多人。很少有工作能有這種場合,順理成章地接觸一個人,和彼此維持著一種微妙的關係。

 

在咖啡館工作的人提供服務與產品,但是大多數的時間,你最好只與這個空間融為一體。也因為這樣子長期待在背景裡工作,我變得非常著迷於觀察人。從這個人帶的東西、使用東西的方式,或是與身旁朋友的互動,我可以知道一些關於他的蛛絲馬跡。

 

再來是我享受自己做出來的飲料被客人喜歡,我相信這一點對所有的餐飲從業人員來說都是如此。你提供了好的服務與好的產品,那樣的成就感是很直接反饋的。

在做自己最熱愛的事情時遇到最大的痛苦是什麼?

 

開店後最痛苦的地方,是要去做一些與咖啡館沒什麼關係的事情,像是要面對會計師、準備很多文件、申請一些有的沒的、要記帳、要思考怎麼讓生意更好、讓營業額更好,而這些都是很現實的、不得不去面對的部分,這可能是最讓我覺得痛苦的事。 

這些是曾經在決定投入這件事情前預料過的狀況嗎?

我都有預料過,因為過去在咖啡館工作都有做過管理職。在獨立小咖啡館做到管理職,通常和老闆就只有身份以及承擔具體責任的差別。像以前在工作大多數時間,老闆是不在店裡的,他會授權給我店裡的任何決定,那已經非常趨近於創業了。

 

但實際想像自己是個創業者,與實際花了多到難以想像的錢投入時,還是有差別的。它就是很赤裸裸、血淋淋的呈現在你眼前

 

就像電影星際效應裡,安海瑟薇回到時間與地球差異很大的太空船時,發現他們的夥伴老了非常多,安海瑟威說:「這些東西在理論上我都知道,但是當我實際看到你老了這麼多時,我還是覺得難以接受。」對我來說就有點像是這樣子。

 

以前做吧台時,我都知道經營者的累、老闆的壓力,但當這些是實際發生在自己身上時,還是覺得非常硬。 

 

是否曾經想過要放棄?

 

沒有耶。

如果這家店還能讓我維持基本的生活,我就不會想要放棄。這並不是賭一口氣,因為這就是我最擅長的事情,我希望可以盡力一直做下去。

 

你從什麼時候開始覺得做咖啡是你最擅長的事情?

 

開始在咖啡館工作的一兩年後,發現我不會因為一直和人互動而感到畏懼,或是不想和人互動。反而在咖啡館是我最想和人互動的地方。大概就是在那個時候開始覺得,我好像真的適合待在這種地方,做這樣的工作。 

 

所以你說的「擅長」其實和咖啡其實沒有什麼太大的關係囉?

 

對...我好像不會覺得我天生就很會煮咖啡,對我來說比較是後天的訓練。

我很認真的對待咖啡,因為我想做出我自己很喜歡的咖啡。

經過訓練,我知道自己想要的風味是什麼,並透過我學得的技術把它呈現出來。

當工作中的痛苦來臨時,有什麼樣與痛苦的相處之道嗎?

 

我覺得好像沒有什麼相處之道,因為那些壓力一直都在。我只能盡量把我的工作做好,然後其他的就且走且看,但不管怎麼樣我都知道我盡力了。對於生意好不好這件事情也是如此。

如果哪天我真的做不下去了,生意變得非常差,也許就代表這個城市沒有那麼需要 Folks了,我也可以接受。

在工作這麼多年以來,是否有屬於自己對理想與現實之間的平衡點?

 

對於別人來說,或是有時連我自己,可能都會覺得Folks是一間全憑著理想在做的咖啡館,但其實不全然。

 

比如說Folks的裝潢非常簡約、明亮,其實除了我自己也喜歡這樣的風格外,我知道在這個時間點用這樣的風格,會讓這間店走得比較順,這對我來說這是一種現實的考量。當初與設計師在考討論風格時,希望即使未來這種風格不流行了,它也不會真的被淘汰。我想Folks的空間就是我們努力出來的結果。

 

會這麼特別提到空間,是因為空間實在太重要了。以咖啡館來說,客人進到店裡優先感受到的就是空間,那是立即超越言語的,甚至遠先於端上咖啡之前。

 

當一個空間準備好了,你就可以很放心的去呈現產品。所以在其他的部分,像是咖啡,我倒是沒有特別為了市場調整成某個樣子的咖啡。

 

但是你店裡的菜單其實是很好親近的耶

 

對,但在我心中咖啡館本來就是這樣的。我並不會覺得一間咖啡館就只能賣無糖的咖啡,我認為一間咖啡館應該什麼都要有一點,盡可能去服務最多人。不管想喝甜的、大杯的、小杯的、都可以在這裡找到你喜歡的飲料,甚至可以告訴我你的需求,我會盡量去滿足。

 

就像剛才一路下來談的,會發現我最在意的其實不是咖啡,而是咖啡館。咖啡對我來說就是一個稱職的配角,咖啡館是主角。

請介紹一下自己的生活模式 

 

我每天早上大概6:30-7:00起床,會在7:30前到店裡準備開店,8:00開店接著一路到17:00。以我自己定義的下班時間,如果不用烘豆的話會是18:00-19:00之間。一週會有一至兩天需要烘豆子,不需要烘豆子時會去送貨、挑豆子,或是處理店裡一些雜事。

 

我每天大概工作11-12個小時。晚上我則盡量讓自己休息,抓一些時間運動,做些能讓自己放鬆的事情,像是聽音樂、看電影,偶爾和朋友吃飯。

 

我的生活其實是非常重複的,每天拖同樣一塊地板,洗同一台咖啡機,擦一樣的杯子,在物件上都是過著非常非常重複的生活。但在每天這些重複裡,都是盡力做到最好。

我把這些「重複」當成打磨自己的方式。很像在打磨一把刀子,刀子越磨越小,留下一些時間的痕跡,但是越來越俐、越來越好用。雖然看似重複,但有些經驗還是會在一些看不到的地方留下痕跡,然後在你需要的時候,派上用場。

向同樣在路上的人說些話吧

 

如果你在做的事情或工作,是你覺得真正喜歡的事,但也常因為喜歡的事情感到非常痛苦、

非常絕望,亦或是覺得快要撐不下去,我想說:「都沒有關係。」

 

很多事情是你現在怎麼看、怎麼想都覺得沒有用,覺得前面很灰暗、看不到路。

但是也有很多事情是你要走過去,你回頭看才會知道那些時間都很珍貴。

 

很多人問我過去在咖啡館工作的時間會不會倦怠?其實我每天都非常倦怠,每件事情都在消磨我。有一度我也懷疑自己是不是不再喜歡咖啡館了,在過去那些工作時間的當下,我甚至並不知道我會在意、會記得,但是現在的我非常想念。

 

對我來說,要穿越那些無聊、瑣碎與乏味,必須要先泡在那裡面,才有辦法穿越。

對於在咖啡館裡面的瑣碎,我已經溺死過一次了,所以現在才知道怎麼在水裡呼吸。

 

簡單來說,如果你現在覺得每天很boring的工作,有一天你會非常懷念這些boring。

但如果這些不是你真正想做的事情,我會覺得就閃退,一刻都不要勉強自己去做不是真正想做的事情。

 

要怎麼分辨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歡一件事情?

 

當你可以承接越多你喜歡的事物所反饋回來的不開心,

我覺得那才是真正的喜歡

例如說你喜歡咖啡,想在咖啡館工作。當你終於度過了那段蜜月期,發現在咖啡館其實沒那麼開心,但還是可以接受這一切的時候,那你可能真的滿喜歡的。一件事是你有多喜歡,它就會讓你有多不開心。我覺得是這樣。

開店,棒嗎?超棒

開店,沮喪嗎?也是他媽的沮喪。

那是等量的力道反饋在你心理。

我覺得不會有一直喜歡、每天都可以享受在做的事情。但如果你真的很喜歡一件事,它帶給你所有的苦痛,你會知道自己有能力去承受。當意識到自己有能力去承受,就可能代表你真的滿喜歡這件事的。你才能去承受這件事的反面帶給你所有不便、所有厭惡的部分。

 

 

如果要選一件事,來讚美、感謝好不容易走到這裡的自己,那會是什麼?

 

我覺得以一個月休息四天,工時250小時的狀況來說,可以維持兩年多,我會告訴自己:「林子淇你已經做得不錯了,我知道你有盡力了。」

而這樣子兩年多來,知道有一些非常支持 The Folks的人存在著,我非常感激。

後記:

 

雖然文章中,子淇都是在說著人與咖啡館,反而很少提到咖啡本身。然而事實上,The Folks應該可以說是台北咖啡愛好者必定會去拜訪的咖啡館名單。

他總是語帶保留,謙遜、謹慎的處理自己與咖啡的關係。從他的自我介紹以及在開頭描述 The Folks的方式或許就能略知一二。

 

但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才能在自己熱愛的事物之中保持著如是的平衡,同時持續前進。

至於他的咖啡有多好,還是留給你親身前往去發掘吧(不過就算在店裡他可能還是很難和你大聊咖啡的)。

 

The Folks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四維路208巷3-1號

電話:02-2704-0399

營業時間:08:00–17:00 (週四公休)

​相關文章

在這篇文章中,將會和你介紹為什麼想策劃《 在路上的人 On the Road 》的故事,以及訪談的對象如何給予我力量。

起初會想寫這篇專欄,大約是在四個多月前的時候,那時我仍任職於上一份工作,覺得生活陷入停滯,漸漸失去了對生活的意識與熱情。但也是在那段時間,我接觸到了一些不同以往生活圈內的人...

​​影片節錄了咖啡館人子淇的工作日常,以及文章中最想傳遞給你的訊息。

Please reload

Everything Connects 生活週誌

生活週誌是Everything Connects的主理人,透過每週一封信的形式,將當週的所思所想,以及Everything Connects的工事故事,毫無保留呈獻給讀者的時空,於每週三晚間送信!

  • Facebook
logo 黑.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