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養份

COLUMNS

在路上的人 ON THE ROAD

 Vol. 2 用刺青書寫人們的情感與故事 |紋身詩 許凱博

 

 

許凱博 紋身詩|著紋身 刺青師

手繪人事物,當個故事人。

談談與刺青的緣分,為什麼會選擇從事這份工作?

我從小就喜歡畫圖,長大後也是讀設計科。但學習平面設計久了之後,覺得自己還是比較喜歡畫圖。但又不太想成為職業畫家,於是開始思考是不是有其他能從畫畫延伸,且能賺錢的方式。然後開始覺得刺青是個可以嘗試的方向。

自從這個想法在大學時期萌芽後,就一直想做刺青。剛開始害怕被反對,不敢跟家人說。因為之前大家對刺青的刻板印象比較嚴重,覺得做這個行業生活很複雜。但因為真的很喜歡畫圖,想要靠自己喜歡的事情賺錢、生活,不想要做任何我不喜歡的事,因此下定決心要往這條路繼續走下去。

我一直覺得刺青是件很有溫度的事,我透過談話的過程,去了解客人想要什麼、我能為他做些什麼,同時也讓他了解他找的刺青師是個怎麼樣的人。

談談最喜歡這份工作的什麼?

 

有多喜歡畫圖,就有多喜歡刺青。對我來說,刺青就像是畫圖創作,只是媒介改變了。刺青是一個將畫作從紙張轉印到人體身上的創作過程,讓作品長久停留在他人身上。而在現實面來說,這份工作的利潤也確實比較高,讓我能在獲得成就感之餘,同時也足夠支持我的生活。

 

另外是這份工作可以與人溝通,我會在刺青前和客人討論,從對方的談吐之間了解這個人。親身談話的感知最真實,要裝也裝不來。我一直覺得刺青是件很有溫度的事,我透過談話的過程,去了解客人想要什麼、我能為他做些什麼,同時也讓他了解他找的刺青師是個怎麼樣的人。

 

在大部分的時候,這份工作的每個環節都是我很享受並喜歡。有時候我幫客人刺青完,看著他們在照鏡子的神情,會知道他們是真的很喜歡。當所做的事在他人身上感受到認可和需要,也會更接近自己想做的事情。

有些事情的累積必須要趁著你很想做這件事的時候,拼命去衝,做多少算多少,而且這些累積絕對不會白費。

在做自己最熱愛的事情時遇到最大的痛苦是什麼?

 

最大的痛苦應該是在起步的時候。一開始練習刺青時是沒有薪水的。當時在剛當完兵、出社會後,身邊的人都已經在賺錢,我卻還沒辦法養活自己,那樣的壓力其實非常大。當你設了一個目標,可是又不知道需要花多久時間才能走到,沒有人能向你保證在練了多久後能刺得不錯、刺得出師。

 

記得那時我省吃儉用存了一筆錢,買了刺青器材,因為家裡不大,機器就擺在廚房。每天下班後,或是沒上班時,我就是待在廚房一整天,練到半夜,廚房裡的小檯燈光線很微弱,常常刺到眼睛很花。那時我每天都在練習刺最基本的直線、橫線,但是每條線都抖到不行,和筆畫在紙上差好多。當下真的會極度懷疑自己到底能不能做刺青。很多事情難以言喻,碰到之後才會發現和想像中不太一樣。

這些是曾經在決定投入這件事情前預料過的狀況嗎?

當然有預料過,但是當事情真的發生時,感受總是來得更猛烈。就像男女朋友在一起,這一陣子吵、過一陣子又吵,吵久了心裡開始覺得彼此可能無法在一起太久,但是當真的面臨分手時,還是會很痛、哭得很難過。這種事情無法替自己預設立場,只能在心裡有個底。至於感覺會有多難受,只有在事發當下才能體會,是無法用想像來經驗的。

是否曾經想過要放棄?

 

從來沒有。

但可能因為真的很喜歡,所以不會想放棄。在遇到挫折時,總是想著怎麼樣才可以更好。雖然我也有三分鐘熱度的部分,但是假如這是我很認定的事情,我就會一直做下去。

 

當你花幾個月的時間做著同一件事,刺著同一條線,結果總是會有些不一樣。這些練習的累積都會在之後工作時體現出來,因為身體會去記憶。到後來當我在刺其他圖樣時,發現比別人要穩得很多。有些事情的累積必須要趁著你很想做這件事的時候,拼命去衝,能做多少算多少,而且這些累積絕對不會白費。

 

另一方面,因為自己從小書就念不好,覺得出生到現在好像沒有可以拿來說嘴的事情,雖然並不是要有多大成就,但還是會希望我的存在是被需要、是有價值的。也因為這樣,會希望我的刺青會在同樣的刺青風格中,成為數一數二。為了想達成這個目標,就會開始更努力,自然就把挫折感暫時放到一邊了。

當工作中的痛苦來臨時,有什麼樣與痛苦的相處之道嗎?

 

每個人調適痛苦心境的方式都不同。

我自己喜歡透過看電影得到啟發,獲得重新開始的力量。或是多與別人聊天,得到一些支持。

 

不過遇到困難時,最關鍵的是你渴望達成的心究竟有多硬?有沒有非它不可?當我決定做刺青的時候,我就是對自己說:「我非刺青不可,我不要其他東西,我就是只要這個。」我定義投入刺青這件事,是完全沒有退路,我從不去想如果不做刺青,還可以做什麼。我說的心要硬,代表你已經知道這件事不好做,但你還是願意去做。所以如果達成,才是更特別、更值得珍惜。

在不給自己留退路之下,除了要有很強大的勇氣和堅定之外,是否有給自己一些關於理想與現實之間的平衡點?

有,剛開始我有做其他兼職。早上七點,我去民宿打零工,作房務清潔,也有在咖啡廳打過工。但其實當你心裡有其他真正想做的事,心不在此,做什麼都是累贅。當時我只是為了吃一口飯才去工作,加上本來就沒辦法早起,真的挺痛苦。後來家人默默看著我的辛苦,當初很反對我做刺青的媽媽卻說:「如果你真的很想做,那就去做。吃飯的問題不用擔心,我會供應到你能夠出師。」所以當初也多虧有家人的支持。

請介紹一下自己的生活模式 

 

我的生活很隨意,大概都是中午起床,下午開始工作。如果和客人有約,大部分會是在下午三點,有的圖一刺就是四至八個小時。如果沒有客人就會花整個下午的時間畫圖。白天的時間大部分都是全力奉獻在工作上,工作到一個進度後就會出去遛搭、放鬆。晚上大多是我感覺自己真的有在過生活的時候。

走得快、走得慢沒有關係,只要最後有抵達就好了。

向同樣在路上的人說些話吧

 

假如你是有選擇權可以決定想成為什麼樣的人,不需要每天為了基本生存而辛苦奮鬥,那就應該更加珍惜、堅持你想做的事情,不要這麼容易被擊倒。一定會遇到挫折,任何事情都會遇到好的和壞的部分,但總不能碰到釘子就不再站起來。

我曾經看過一張圖,圖片裡是兩個人在挖金,其中一個人其實在下一秒就要挖到金礦,但他卻放棄而轉頭走了。另外一個人則因為繼續下去,就挖到了金。很多事情是不做到底,你不會知道願景可能就在下一步。

如果你的心態不夠堅定,就很容易做到一半就停止。我知道很多人也都是說這些,不過這些話都是聽起來很容易,做到就比較難,所以我一直很固執的堅持著。當很多人都放棄,只有你是堅持的時候,到後頭多少都會看到你想要的結果。很多事情努力都會有收穫,就是感情沒有(笑)。

 

有沒有什麼話可以給予尚未啟程的人呢?

 

其實我也是在大學後段才找到自己想做的事。在那之前我也常常有在荒度人生的感覺。

我覺得透過多看、多與別人溝通,才會清楚自己想要什麼。有時候不一定是沒有你想做的事,而是你還沒有認識到。所以自己要去找尋,學著認識自己和看這個世界。

 

如果你真的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那你可以試著先排除「你不想要什麼」,想想哪些事情是你可以嘗試的。其實人最可怕的就是「習慣」,習慣現在的環境和舒適圈。有些人會擔心自己離開這樣的環境,如果失敗了,好像沒辦法再回來,就會變得第一步都沒辦法跨出去。所以就像我說的,我把刺青當作沒有回頭路,失敗了還是得繼續,就是一直做到看見自己想要的景象為止。走得快、走得慢沒有關係,只要最後有抵達就好了。

如果要選一件事,來讚美、感謝好不容易走到這裡的自己,那會是什麼?

 

在成為刺青師後,有時候對這件事的發生還是會覺得很奇妙。

有次正在準備刺青前,我突然對工作夥伴說:「欸,我真的在做刺青耶。」

 

過去最想做的事情,現在已經成真了。雖然還不是真的多厲害的角色,可是已經在自己的道路上走著。所以要選一件事情來感謝,我應該會感謝從小就愛畫畫的我。如果沒有一直持續畫畫的自己,現在也不一定會做刺青。如果沒有這樣的累積,就不會有現在的我。

 

紋身詩 | 著紋身

紋身詩 Instagram :  @ink.feb24

著紋身 Facebook : https://www.facebook.com/drawtattoo/

​相關文章

〔Video〕Vol. 2 用刺青書寫人們的情感與故事 |紋身詩 許凱博

影片節錄了刺青師凱博的工作樣貌,以及文章中最想傳遞給你的訊息。

在這篇文章中,將會和你介紹為什麼想策劃《 在路上的人 On the Road 》的故事,以及訪談的對象如何給予我力量。

起初會想寫這篇專欄,大約是在四個多月前的時候,那時我仍任職於上一份工作,覺得生活陷入停滯,漸漸失去了對生活的意識與熱情。但也是在那段時間,我接觸到了一些不同以往生活圈內的人...

Please reload

Everything Connects 生活週誌

生活週誌是Everything Connects的主理人,透過每週一封信的形式,將當週的所思所想,以及Everything Connects的工事故事,毫無保留呈獻給讀者的時空,於每週三晚間送信!

  • Facebook
logo 黑.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