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E 56|Do nothing but working on myself


1/ 展覽《行墨》


在連假的空檔,找了時間去北美館看董陽孜的《行墨》展覽。

過去的我對書法並沒有特別的情感與了解,會踏進展間單純想要找東西看看。一進展間,剛好跟上了一團導覽,導覽的大叔講話生動,教導一般人如何接近、欣賞書法,從墨色與線條去觀察書寫者寫字當下的力道與速度,以及其中想表達的情與意境。


當下一聽到這段話就覺得好美,輕柔地剝開我書法的與隔閡,產生了繼續跟著導覽大叔聽下去的興趣。接著導覽大叔帶著我們走過董老師的作品,說著作品背後的故事。大叔把故事說得活靈活現,彷彿可以看到董老師在揮毫的畫面。


整場展覽看下來,覺得很被啟發,做為一位過去距離書法很遠的觀眾,短短時間在一個展覽中迅速拉近與書法的距離。也因此體會一場好展覽,必須在各個方面上用心:本來就具實力的內容、讓作品更動人的美感與空間設計、適當的白話文字、影片解說、好的導覽員,缺一不可。


其中在影片聽到一位外國藝評家這麼描述董老師的作品: “It makes my heart sing.”

看到這句話,瞬間提醒我這就是一直以來我視自己這份工作最重要的真義啊。我想要創造、累積好多好多這樣讓人、讓我自己的心能歌唱的片刻。


因為展覽裡有不少重要的紀錄影片,從中更可以了解董陽孜的人格特質,感覺她很真誠的展現自己的靈魂,不讓作品流於形式和表面。還有固執又不服輸,拼了命也要嘗試、做給別人看的性格。


這讓我意識到就算現在的自己有多不足,一直這麼走著,終究一步步會慢慢到位,水到渠成。

踏出場館後下定決心,一定要繼續做下去。



2/ Slowing Down


這陣子聽到了一集Ted talk的精選廣播節目,主題是 Slowing Down,其中提到了「拖延」這件事。過往我們都視拖延事件不好、沒有效率的事情,然而研究發現,拖延其實能夠給人帶來不少好處,例如喜愛拖延的人可能更有創意,因為慢慢猶豫,反而讓事情有更充分的思考。拖延給人時間思考事情的不同面貌、觀察不夠周全的地方。


講者舉了達文西作為例子,達文西花了16年畫蒙娜麗莎,這個過程中他總覺得自己爛透了,但也因為如此,他不斷修改,直到完成了這幅世紀之作。他說容易拖延的人大多也非常擅長「自我懷疑」,不論是對自身的評價,還是對自己的各種靈感與想法。


聽到這裡覺得很意外,一直以來厭恨死自己的拖延、游移不定,卻沒有想到這樣的特質也有好的一面。


這段時間誕生了一個全新的計畫與想法,需要很多的勇氣還有冒險的精神。持續觀察自己對這件事的心態,從一開始興奮到睡不著,一股腦查了超多資料,接著慢慢發現背後許多問題,開始理解自己需要時間,需要慢下來好好思考與籌備,不急不徐才會慢慢蘊釀出最好的樣貌。就算最後沒有成真,我開始相信這些思考與沈澱的經驗與時間不會白費。


喜歡演講中的這段話:

“ Being quick at the beginning and trying to accelerate a little bit of progress as you're generating lots and lots of ideas and trying to do that at a rapid pace. And then, at that point, you want to slow down. You want to give yourself access to lots of different new insights and then move back into productivity mode. And getting skilled at toggling between those two modes is probably what ultimately gets the best balance of creativity and productivity. ”

在勇往直前與慢慢來之間,找到充滿創意與效率的平衡。怎麼樣都好,不必害怕。


我喜歡能這樣思考的自己。




3/ 在不好裡的洞見


最近持續感受到一些寂寞、空虛和落寞的感覺,心理像是有個空空的黑洞,讓我渴望抓取一些什麼來把它填滿。我其實可以做一些事來餵養這個黑洞,但有一個「更大的我」知道這種空虛只是一種現象,因此我不需要對它做任何事情,單純讓這份不舒服慢慢過去,不對它做任何事情、不去「解決」它。


對於這段時間的疫情,其實在心底深處也相信該如此對待。

我不想要去餵養這份恐懼。




4/ 在不好裡練習


這兩天的狀況又變得不太好,覺得正在做的案子都讓人不爽快且覺得無力,不自覺有種想撒手想撤的感覺。


有時滑手機看到有些人已經在